又改名了,叫我增色吧。


[枪支]过日子(1-7)

*不想多码了,神烦。算是试阅,吧。

*喜欢的点个红心蓝手吧,我大首师没有全民CP是不对的。

*出现名字的都是我的老师们,首师初中部的首师高中部的新东方的,都有。

*有很多副皮,BL,GL,BG,都有。

*段子有,荤段子也有,剩下的看我节操。


1.

鲁迅先生有句话说得好,人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。

这是李洋来到高中校园时的唯一想法。

那年,李洋十五岁半,是个土生土长……当然以后就再没办法长在故土的,山东人。

2.

说到山东,一般人会想到什么?

山东大煎饼?孔庙?蓝翔?新东方?

Whatever.

山东人口稠密,该地界常出学霸,每个小村...

送丽芙——挽歌

*反射弧太长了现在才写出来。

*毕竟最近在学写现代诗,就写一个送给丽芙吧!

*要不要考虑给我配个艺术字? @灰色的死小孩 


你翩然的裙角是缪斯寡素的衣袂,

你旋舞的发梢是红烛遗落的残泪。

你眼波婉转,如琉璃璀璨,明媚清澈。

你足尖轻点,如飞蛾扑火,惊心动魄。

残梦,

       往生。

此一去,黄泉不久;

酒一杯,且送红袖!

慷慨自亡,本怀孤勇一腔;

世间须眉,不如区区红妆。

教廷恣枭,掌下尸骨山高;

先寄来生,再舞倾国妖娆。

把自己写的两篇枪支当粮又嗑了一遍。
满脑子都是卧槽这么好的文真的是我写出来的吗!?(你还要脸嘛。。。)
相比之下当然是死于1937那篇更好一些,那篇的构架很细致,还是我擅长的虐(……)。
贪欢本来应该是个淡结局江湖两相忘那种的,后来写完了又自暴自弃着想反正不是真的,HE也无妨,就弄成这个德行了。
改天一定得精修了!

当时是这么想的。
毕竟我爱的他们各有各的圆满与静好,我心中的他们,也不过是一场贪欢,一场大梦。
没有表达好,当真白瞎了他们。
惭愧。

突然间觉得中国人很会造词。

善良,“善”与“良”。

若是简单的望文生义一下,就是善意和良知。

毕竟这种望文生义的确没错。

心存善意,心有良知,便可称为善良。

比很多人都干净而温暖的善良。


开始喜欢看林清玄先生的书。看他的文章的时候,城市依然车马喧嚣兵荒马乱,可是不吵了,心情归于了一种淡泊的明净。

况且我又找到了对于“善良”的,更温柔的解释。

善良就是,对一切生命与非生命抱有一致的慈悲与宽容。

不论悲喜,不论善恶。


最近真的好累,但我一定拼了性命去做到。

[楚顾]此生不成欢

*六刷《傲世》忽然萌上了楚顾。

*随手写写,曲不成曲,词不成词,大家看个乐呵就行。
经年
 

九劫、黑龙,长剑。

衰草埋骨,残阳布血。

为逆天,为守护,平添杀孽。


多情无情不关心,

君心似我心,狂歌似经年。


归去,曾为少年伴。

且把酒言欢,言尽此生短。

契阔情深,情深不减当年。

谁无当年?


风发意气,长剑出鞘,九重天定,恩怨皆完。

尘嚣过眼不看。

说情义,将这无限天翻,

恨无穷,依旧不言牵绊。


不肯辜那齐眉举案,

反把那手足来抛闪。


谁无热肝胆?到底霜雪寒。

以命相抵易,此...

[原创]神使(章三)

*说着要更枪支的我为何发了一章《神使》。
*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?

章三  因果

1.
待罗胜从床上惊醒时,天已经大亮了。
他轻柔地抚摸着空无一物的左手无名指,流下一滴泪来。

2.
当晚,庄弈安仰望星空,忍不住憋出一个古怪的笑来:“祂恶作剧的心思真重啊。”
这是一个难得的观星好日子,月色黯淡,只剩下一个弯弯的牙尖。星子像是随手撒在黑布上的亮屑,闪着彩色的光。
对庄弈安来说,这种夜晚才叫夜晚,这种夜空才叫夜空。而有月亮的晚上,他反而无事可做。
他又不是诗人,亦不咏月色。
“弈安,你又看到什么了?”庄弈安身边的年轻姑娘一直在一旁察言观色,此时终于按耐不住好奇心了。
庄弈安又是一...

[杂食]苏力三十题

*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御用码字员,码字太慢了嘤嘤嘤。

*题目来自江月何曾皱眉太太。

*内含各种皮,诸位请自行选择并食用。

*都是好文好番啊,太太们酷爱吃我安利!!!


1.事后烟。[全职高手/叶蓝]

蓝河有些脱力地躺在床上,看叶修坐在床边点烟。打火机上火光一闪,屋里扩散开丝丝缕缕的烟草香。

“又抽,”蓝河伸手去勾叶修的手,“早晚抽死你。”

“啧,事后一根烟,赛过活神仙啊蓝桥大大。”叶修吐出一口烟圈。

蓝河抿嘴笑了笑,翻身把叶修手里的香烟夺过来,凑过去吸了一口。


2.额头上亮晶晶的薄汗。[麒麟/夏陆]

“队长。”陆臻下操后跑到夏明朗跟前,额头上的薄汗...

最近有两个学妹差不多也百日了,我来统一说几句。

写的匆忙,话糙理不糙。

有一位当然是没压力的,主要说另一位。

以过来人的身份。

中考其实一点都不痛苦,只是有一点艰难。

但是你会渐渐地发现,你身边有很多人,你们在支持着彼此。

珍惜你在初中的朋友,无论是学霸还是学弱,合拍就行。

到了高中,你很难再找到足以无畏地交心的朋友。

有,但是很难。


中考和高中比,只有体育是相对艰苦的。

但其实也没什么难度。

女生体育中考就是一个“练”字。

当然,我当年挺浪的,就算啦。

虽然还是满分啦哈哈哈哈。


你们这一届改革了,学习方面的我大概帮不上。

好好调戏...

[枪支]段子2

今天来不及了,三次元的事情以后再说。
说个短段子好了。
晚安。

2.
众所周知,陈老师是个A,但是个信息素闻起来不明显的A。
只有一股子白开水的味道,不仔细闻,O都闻不到。
哦,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另说。
很久之后的后来,李洋和陈伯瀚滚到同一张床上去了。
啊,终于啊。(亲妈表示泪流满面。)
这下好了,他俩信息素一个杂揉,李洋的信息素就华丽丽地蜕变了。
从茶叶沫子变成了一盏香茗。
但还好,办公室里AO少,这事没被捅出去。
只有刘学升老师这个蔫儿坏的O爱奚落李洋:
——“哟,是谁把我们小李同志给泡了啊?”

[枪支]段子1

0.
一个假期没有产出于心有愧。
说一个已经坑了的《陌》的段子好了。
以后说不准还会写点段子。
哦对了,《陌》确实是坑了。
知道枪支的就看看吧。

1.
先说一下,李洋的信息素是绿茶味的,就是对外自称白茶而已,反正一般A也闻不出区别来。
傲娇嘛,大家多担待担待。
设定学号20131516的王PH同学是个A啊,反正他也天上地下叼气十足唯我独尊了。
李洋第一天来给2013届的初一五班上课,心里有点虚。
他怕新同学里有大A。
他一个O,会怂的。
结果,怕啥来啥。
王同学性别分化得早,分分钟晓得了新数学老师是个O的事实,一节课都在诡异地笑。
槽,李洋内心很是崩溃的。
于是我们亲爱的李老师一打下课铃就开溜了,脸红红的。
王同学在李洋走...

mua,我也爱你~

灰色的死小孩:

想说的话都写上去了
生日快乐啊混蛋
正在考虑要不要给你画段子
@荀家阿暝

[佐鸣]彼此擦肩

旧文混更,略有改动。
就是证明一下我还活着。
拼尽全力爆文笔,我也是尽力了。
BE,很短。

SideA.
1.
人问寒山道,寒山路不通。
夏天冰未释,日出雾朦胧。
似我何由届,与君心不同。
君心若似我,还得到其中。
——《寒山诗》
2.
再从头回忆,他们的初见应是在断桥边。
那天天边也许有曦微的阳光,河面波光潋滟。
鸣人想起佐助转过头来时精致的脸,眉宇间是他旁人求不得的高贵与沉静,黑瞳中倒映着他时光冲不走的孤高灵魂。
尚年幼的鸣人被他突然的回眸吓了一跳,但依然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。
输人不输阵,颜值已经被比下去了,气势就绝对不能输。鸣人想。
但也许只是为了掩饰心虚也说不定。
然后两人又同时移开了目光,同时微笑。
于是他们就这样突...

【原创】神使(章二)

男女主终于上齐了。
不过这男女主名存实亡,他俩不谈恋爱的。
男主和女主均有原型,但别问我都是谁,心痛。

章二  神域
1.
我叫庄莼,今年十六岁。庄莼呢,是庄重的庄,莼鲈之思的莼。母亲说,给我取这样的一个名字,是希望我能够像一棵莼菜一样,安安静静,无忧无虑,无欲无求地过每一天。不要像她一样,活的那么累。
我的母亲叫陈胭。陈旧的陈,胭脂的胭。这个名字,听起来其实是很好听的,但仅是看一眼,便会感到一股浓郁的香粉之气扑面而来,稠密得使人难以呼吸。
说实话,其实我也不太喜欢我的名字。装清纯,多么让人恶心啊。
当然,不知是因为我的名字还是因为其他原因,我在班中也不太受欢迎。
我真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...

© 姓李名染字增色 | Powered by LOFTER